*過去、未來、「ユメノカケラ」(夢想的碎片)*

 

製作單位準備了扭蛋機、裡面裝了很多題目。



星「接下來的單元要來探索兩位的過去和未來…山下兄弟的"時光膠囊"!」

翔「那麼~玲央!」

翔&玲「現在最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玲「哦!這回答也許有點怪、不過我現在想要的是滑板!」

翔「滑板?」

玲「嗯~」

星「滑板?」

玲「滑板!想要一個新的滑板」

星「你有在玩滑板哦?」

玲「以前玩過。現在都沒在碰了、不過以前玩過一陣子」

星「欸~!所以、想要一個新的滑板?」

玲「想」

星「原來如此,所以是最近一時覺得滑板不錯?還是怎樣?」

翔「怎麼說、玲央想要的東西、總是跟運動有關?都是些使身體動起來的東西呢」

玲「沒錯」

星「不過從占星的角度來看的話,你現在算是處在滿容易迷惘的時期呢、尤其是今年。所以就算你現在說想要滑板,到了夏天可能又會想要不一樣的東西了」

玲「呃、啊…」

星「所以就算買了可能也很快就膩了也說不定…感覺上你不是那種做事可以持之以恆的類型呢。所以如果可以的話、選擇一些能真正成為自己的東西的…比方說買滑板好了,那就設定目標要練出什麼樣的特技之類的」

翔「就是說嘛~」

玲「練習、好的、特技!JUMP」

星「不過、你7月份容易受傷哦。可能會打到頭部、還有肩膀也要小心哦、7月份。嗯、有點擔心呢、這個」

翔「拜託你小心點了」

玲「我會的」

星「請小心不要受傷了哦」

玲「是的」

星「那麼接下來翔央呢?」

翔「我現在想要一座『島』」

星「島?」

玲「島!!」

星「真了不起!哈哈哈想要的東西好大!」

翔「不是的聽我說~!這島、我想要自己去開創的。類似"翔央之島"這樣的東西。比方從未有人到過的地方啊、想要成為第一個發現者呢。然後以我的名字命名。」

玲「聽起來很不簡單呢~哈哈」

翔「想要試著去發現這樣的一個地方」

星「為什麼、你會這麼想的!我們來看看原因吧」

翔「哦!」

星「2010年11月在海外啦、或許真的是個島、總之是遠離日本列島…嚮往這樣一個遠處的地方,是遠遊運很好的年哦。2010年2011年、這兩年間」

翔「就是今年啊!」

星「沒錯,就是今年,所以你現在會覺得『想要一座島!』事實上這答案完全符合你的星象,果然不虧是翔央呢」

翔「欸~~」

玲「一座島耶~」

星「好的、那麼接下來我們再開一個膠囊。翔央、請」

翔「出生到現在、覺得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年?」

星「好的、玲央先回答?」

玲「應該是2010年~。發生了不少事呢~。2010年有大學入學考試嘛~考試的準備啦、忙著應付考試…」

星「應考啦、找工作啦就像打仗一樣,那些應考生、找工作的人們真的很不簡單呢。為了一個目標全力以赴不是嗎?我非考上不可!這樣的」

玲「哈…」

星「這樣的『氣場』真的很了不起呢。玲央的話因為是新月型、反而比一般人多1倍的胡思亂想,就算我試了也沒用吧?我的學業能力真的有進步了嗎?會變得不安起來,總之抓到什麼就唸什麼,不到最後緊要關頭沒辦法發揮實力」

玲「嗚…啊~該怎麼辦才好~」

翔「現在講玲央的部份啊、真的超準的。比如像期末考到了,就算我一直說『玲央!快點去唸書!』『再不唸你就該糟了!』他也還是不動作。一定要拖到都半夜快12點了,已經有點發火了說『玲央!你再不唸書不行了!現在就去!』他才哈哈哈地照做,有那個時間笑你幹嘛不早點開始準備呢?類似像這樣」

星「嗯嗯、就是這種感覺!怎麼說、新月型的人啊他們自己認為、就算拖到最後一刻再動作也還來得及,不知為何總有著這樣莫名其妙的自信呢。所以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行動,非要等到眼看著真的要來不及了!才啪地一下子全神貫注起來。翔央的話,基本上如果覺得該做的時間到了、就會自己去做,兩個人的差異就在這個地方」

玲「原來如此~那-我以後也儘早行動就是了呢!」

星「不過、只想說"儘早"的話通常還是一樣行不通的。你要把自己的欲望要求再提高、比方說目標不是90而是為了120分而努力!」

玲「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以後就這麼做!!」

星「不過既然你說2010年是印象深刻的一年,表示2010年對玲央來說,不管人緣也好、真的興起要好好努力的念頭、然後為此拼命吸收新知、然後將成果慢慢呈現出來,是這麼樣的一年哦。所以對你來說是印象最深刻的。以整個人生的曲線來看,2010年以後會是持平?下降?還是上升?都取決於這一年。這是你很努力的一年呢」

翔「的確是呢」

星「那麼翔央如何呢?你印象深刻的一年是?」

翔「印象深刻的一年…好像…嗯嗯…想不太出來耶~~」

星「那個啊、或許、這樣的回答也是正解哦!以占星學來看、翔央不像玲央愛空想、常會這個那個的想不停不是嗎?翔央是務實主義者,始終是依順著自己的步調和『氣』在走的,所以每一年每一年都覺得很充實滿足哦。這種滿足不是指結果,而是過程中你覺得自己已經盡了全力、該做的都做了,所以不會有那種、回想到過去覺得那裡應該可以再更好之類的…而是往未來看,心態積極樂觀,『這麼做吧!』『我想要這樣!』,是擁有這種正面的"氣場"的人」

翔「就是這樣的呢~」

星「正因為如此,像我雖然偶爾也會有消極的時候,但基本上態度是樂觀的、總是往前看想著"我要這麼做!那就做做看吧!"的人,所以要我回想自己印象深刻的一年?我也覺得是沒有耶。我個人啦」

翔「欸~」

星「可能會想說"就是現在吧?"之類的」

翔「看吧~」

星「所以我深有同感呢。不過翔央所展現出來更明顯的是,積極、開拓時代、幫助眾人、有什麼是我能夠傳達給大家的?這樣、擁有希望之星的人」

翔「這個--!」

玲「嗚哇---」

星「所以才會猶豫想說"什麼時候呢?~"」

翔「可能…我一直想說好難選啊、到底什麼時候呢?這樣」

星「我想就是這麼回事。那麼就總是往前看就好了!」

翔「往前看呢!往前看是我的原則嘛、真的」

玲「真了不起呢~」

星「往前看、堅持自己的步調!我覺得不錯!希望你能全力發揮出翔央本性來」

玲「好厲害呢」

翔&玲「啊哈哈哈哈哈哈!」

星「那麼接下來我們來介紹歌曲吧」

翔「接下來接續之前的話題,上次我去小崎先生的錄音室玩,那個…純粹玩玩看的性質、我有錄了一首歌」

星「嗚~哇!翔央唱的?」

翔「是的」

星「哦~!你唱歌了?」

翔「是的~」

玲「欸~」

星「唱了什麼歌呢?」

翔「是首曲名叫『夢想的碎片』的歌、這個啊、嘛~很帥的一首歌哦~」

星「嗚哇~那麼、這個算是原創曲的意思嗎?」

翔「是的~。是小崎先生依據我喜歡的世界觀等等為基礎、加上一些我喜歡的感覺啦…啊、這個音色我喜歡!之類、把一些我喜歡的吉他音色加上去,『那麼就試著玩玩看吧』這樣的感覺做出來的」

星「哦---聽起來不錯呢!來了--!這個你知道嗎?玲央!」

玲「啊…知道」

星「啊哈哈哈哈哈~我本來希望你說不知道的呢~玲央真老實!」

翔「就是嘛」

星「真的是很坦率的孩子!」

翔「就是說嘛~一開始還在那邊『欸~』的…結果其實早就知道了呢」

星「這怎麼說、有點天然的感覺,不錯呢」

翔「就是啊~基本上這個我在家裡聊天時有提過了」

星「是首怎麼樣感覺的歌曲?」

翔「嗯…基本上是滿正面的曲子、用小崎先生特有的文字表達方式,我很喜歡、那種、所謂歌曲的味道啦、歌詞本身也很有故事性…A段一開始主角是沒什麼精神的感覺、然後漸漸進入副歌再來B段、接著再副歌…感覺好像主角也漸漸地恢復元氣的樣子」

星「欸~」

翔「最後一句歌詞是『你不是一個人』,這個和歌曲一開始時所唱的『你不是一個人』,雖然是同樣的台詞、但情緒全然不同,好像慢慢、慢慢地確信了一樣」

星「光聽你這麼說、現在、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充滿熱情的一首歌呢!」

翔「這首歌曲,從一開始沒什麼元氣然後漸漸"嘩"地情緒這樣起來…是有這樣的氣勢的」

玲「情緒一直往上的呢」

星「欸、所以說、你今天有把這首歌帶來現場了?」

翔「沒錯~!」

星「哦~真是太棒了!那麼、趕快來介紹歌曲!」

翔「好的!請聽山下翔央所唱、『夢想的碎片』」


~~真的是很棒的一首歌、很棒的聲音~~

 

(待續)

 

 

 

全站熱搜

Shoon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