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在南座的時候,關西Jr.古謝(那伊留)每天都來我們的樂屋秀他想的搞笑段子給我們看呢」
佐久間「沒錯沒錯。"今天的公演我打算表演這個、大家覺得如何呢?"這樣」
岩本「嘛、幾乎每次都是以冷場收場(笑)」
向井「無論何時都很拼命地全力以赴然後冷場…這就是古謝。不過大家對古謝的逗弄是懷著愛的不是嗎?在關西時幾乎都沒人理他,所以我覺得京都公演期間古謝是很幸福的呢(笑)」
岩本「而在東京公演、取代古謝的就是谷村的登場了(笑)」
佐久間「他也跟古謝一樣、總是全力以赴、"一股儍勁的認真"、反而挺有趣的呢。我對他充滿期待!(笑)」
深澤「谷村去年跟瀧澤君有那麼一段"無限的鞠躬"插曲呢。谷村向瀧澤君鞠躬打招呼,瀧澤君故意也鞠躬回敬他。於是谷村又再鞠躬回禮…就這麼一來一往直到瀧澤君罷休為止(笑)」
渡邊「目黑個性也是非常認真,不過跟谷村是不同類型吶」
目黑「是嗎?不過的確、跟瀧澤君互槓這種事我是做不來的(笑)」
深澤「目黑雖然話不多,但常語出驚人呢」
阿部「Snow Man增員為9人,在京都是由ラウール以外的8人出演,到了東京(公演)終於全員到齊了!」
宮舘「不過雜誌取材啦YouTube已經都是9人一起工作了。ラウール對於Snow Man已經漸漸習慣了嗎?」
ラウール「是、已經都挺習慣了」
深澤「而且你頭一件學會的事就是吐槽我呢。悟性還真高!(笑) 從旁看著會發現ラウール都會主動去跟許多人搭話,積極地加入別人的談話裡,那種拼命想跟大家取得溝通交流的意圖、讓人很能感受到」
目黑「才15歲啊…。大家15歲時是什麼樣子呢?」
阿部「差不多是我們跟隨Hey!Say!JUMP巡迴的時候吧?」
宮舘「是那時候?! 那時候的我們跟現在的ラウール同年啊!」
深澤「都還只是小屁孩呢!…抱歉、ラウール、剛才說的果汁猜拳就當沒提過(笑)」
渡邊「15歲的我、真的是腦袋空空什麼都沒在想的小孩子啊…」
岩本「佐久間還在吃路邊的草呢?」
佐久間「對啊。肚子一餓隨手就抓來吃(笑)」
阿部「目黑從以前跟Snow Man就滿多交集了呢?」
目黑「是的。歌舞伎也出演了好幾回」
宮舘「康二成為Snow Man的一員後、有什麼新發現嗎?」
向井「就覺得、"原來大家也是會聊天的耶?"這樣」
佐久間「當然會啊!你以前對我們抱的是什麼樣的印象啊(笑)」
向井「從外人的角度看會覺得(Snow Man)是更cool的形象嘛。有些東西、不實際加入這團體是無法看見的不是嗎?實際上Snow Man比我原本以為的…還要不cool(笑)。另外就是、大家在工作上都能持有自己的想法並且好好地提出做討論。這點也是加入後才知道的」
渡邊「對康二來說、有特別在意的團員嗎?」
向井「我決定要積極接近舘様」
宮舘「不用做這種決定也沒關係(笑)」
向井「特別是舘様、在我的印象中感覺是更cool的人,沒想到一聊起天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深澤「如果舘さん給人"cool"的印象,那反而是"正在勉強自己的舘さん"了(笑)」
向井(凝視著宮館、溫柔地)「舘様…別勉強自己哦」
渡邊「啊哈哈!好耶~。一直以來Snow Man裡都沒人會去逗弄舘さん的,最近康二和舘様的互動令人感到新鮮」
宮舘「康二還會跑來摸我屁股!」
向井「舘様的屁股真是perfect!以往我心中的第1名都是(中間)淳太君的。最近舘様變成第1名了」
目黑「又得了排行榜第1了」
宮舘「無論是什麼樣的排行榜,能得到第1都是很開心的…但"屁股很perfect"、這到底是啥?(笑)」
向井「多虧平時的努力鍛練,(舘様的屁股)非常地有彈性呢。各位歌迷們、肆意撫摸舘様的屁股、真是對不住!」
渡邊「這就是團員的特權(笑)。轉個話題,照和目黑和康二、這次還挑戰了瞬間變換面具的『變臉』呢」
ラウール「那個超厲害的!」
向井「還得再多磨鍊呢。跟各位說明一下那個機關啊…」
全員(驚慌)「不能說!」
向井「哈哈哈。因為那個演目是秘傳的,絕對不准對外洩漏機關的呢」
目黑「所以練習時也是、除了我們3人和教我們的瀧澤君、其他人都不准進練習室的」
阿部「正式演出時在後台也特別設置了一個小房間,上面寫著"正在準備變臉中,禁止進入"呢!」
ラウール「嘿~是這樣的啊?! 讓人忍不住想去偷看(笑)」
渡邊「不行不行(笑)」
佐久間「因為氣氛實在是太慎重了,讓人超級想問一句"那到底是怎樣的機關?",但我一次也沒開口問過」
深澤「就是啊。(不經意地)所以、到底是怎麼樣的機關啊?」
向井「那個啊…」
全員「就說了絕對不能講~!」
向井「(笑)。嘛嘛、既便我向井康二平時是那麼多話的人,遇到關於變臉的事口風可是很緊的(笑)」
目黑「因為實在是太被謹慎對待的傳統絕技,表演絕不容許失敗的不是嗎?這壓力可真不是蓋的。每一次演出時流汗的量都非比尋常!」
岩本「對啊。不過我雖然一開始也是覺得壓力很大,現在倒是很能樂在其中哦。因為戴著面具所以觀眾們看不到我們的表情不是嗎?」
向井「莫非、你在面具底下扮鬼臉什麼的?」
岩本「沒有啦(笑)。只不過會暗自在心中加旁白。"你看、(面具現在是)粉紅色的哦~。還是粉紅色哦~。好了、(變成)黑的!"之類的(笑)」
渡邊「這樣聽起來的確是滿好玩的」
岩本「我覺得這內心的旁白在"變臉"這演目來說可是很重要的呢。"各位觀眾可得仔細看好囉!一瞬間就會變囉!"…得用這樣的心情來表演」
目黑「你說的我都能理解,但目前光是顧自己的技術就戰戰兢兢了呢。希望到了演舞場公演時、我也能懷抱著同樣的心情來表演!」
向井「排練的時候,有一次在最後摘下面具的那瞬間、我眼前站著的是扮著鬼臉等著看我反應的瀧澤君」
深澤「真好啊,看到了稀有的景象(笑)」
阿部「原來變臉的排練還附帶了這樣的特典啊?(笑)」
目黑「佐久間君不只在1部扮女形,2部的『鼠小僧』裡扮演的角色也很吃香呢。而且今年還多了弟弟(渡邊)這個新角色」
渡邊「那一幕真的是任我們為所欲為,簡直可稱之為"無敵"(笑)。一站上台就能博得觀眾哄堂大笑了」
ラウール「那個真的很有趣!」
渡邊「不過"習慣"是個可怕的東西,對搞笑的欲望會漸漸地變本加厲呢。途中還被瀧澤君指摘說"你們太貪心了"所以反省。真是happy二人組吶(笑)。而反觀照的『五右衛門』,那就是真的很帥!」
岩本「(在觀眾席最後方的)大向先生都會大喊『岩本!』、那個聽了真是舒暢、情緒也會變得高昂起來」
ラウール「你指的是那個叫喊聲吶?最初我還以為是岩本君自己喊的呢」
全員「ラウール、好可愛~
岩本「"看我岩本正在表演呢"、不是這樣自我炫耀用的(笑)。大向先生的那些喊聲是歌舞伎特有的文化,會讓人精神一振呢。拋刀也是,雖然會有壓力但我也很樂在其中哦」
宮舘「這次和以往相反,是由我拋刀、照來接」
阿部「如何?拋刀很難嗎?」
宮舘「感想就是"不然你也來拋看看啊"。…怎麼我忽然講話變娘娘腔了(笑)。在那麼一連串動作戲之後、忽然沈寂下來的場內。站在花道的我對著岩本大喊『五右衛門!』的那瞬間、所有視線都集中到我的身上。從全場觀眾的視線所傳達過來的壓迫感、那可真不是蓋的!…不過那也是令人興奮期待的一刻就是了」
深澤「雖說成功是理所當然,但說真的、全公演零失誤真的很了不起耶。要我想像如果是換自己來做的話…肯定不得了了」
渡邊「在南座時,舞台側啦後台都設有monitor
[可以看到演出情況],每當要到拋刀的橋段時,包括工作人員、全部都被一股緊張氣氛所包圍。換裝換到一半也會停下來…之類的」
宮舘「欸、是這樣的哦?」
渡邊「沒錯。每到拋刀的時候全體都會暫停動作,大家都專注地盯著monitor螢幕。一旦拋接順利完成,才彷彿解除了靜止一般,大家各自回到手邊的工作上…這樣的感覺」
阿部「真的。連看不到螢幕的工作人員都會設法找縫隙看螢幕呢。至於我個人方面嘛,在1部扮女形,首次下工夫在"女人味"上,2部演貓咪又得鑽研"貓味",以往對我來說"瀧澤歌舞伎"就等於追求"男子氣慨"。而這次感覺到自己的演技啦表演方式又更寬廣了」
目黑「我的話最喜歡的還是『WITH LOVE』。一路下來的努力、演出夥伴們的一體感、這些東西彷彿全部都被凝聚在最後這首歌曲之中。照君領著大家做三方答禮,觀眾們的熱烈鼓掌…每一次都讓我好感動」
岩本「有時在唱『WITH LOVE』的時候、眼角會瞄到瀧澤君的身影。當下可真的是百感交集。一直以來都是看著瀧澤君的背影(唱這首歌),如今他卻站在遠處看著我們(唱這首歌)…光是想到這裡內心就漲得滿滿了」
目黑「我懂!」
宮舘「而且這一次、我們每個人都有獨唱句。以前怎麼想得到會有讓我們這樣演唱『WITH LOVE』的一天。像這種地方也讓我更加有"我們是主角"的自覺」
深澤「這次、在南座的總彩排結束時、瀧澤君問我感想如何?我很誠實地跟他說、"請容許我就說這麼一次…真的很辛苦"」
佐久間「哇、你好敢哦。通常在這個舞台劇是不容許口吐喪氣話的」
深澤「對啊。但是瀧澤君回答我說、"想來也是如此,不過、這就是座長哦"。他那一句話意義深遠」
阿部「也就是說我們不能還停留在以前跟隨在瀧澤君身後的樣子。一定要有所覺悟和改變」
目黑「我們每個人所分配到的演目和任務、瀧澤君全部都是一個人完成的呢?不管是舞台上還是舞台下」
阿部「對啊。比方這次負責變臉的團員就沒有出演殺陣。演殺陣的人就不用表演變臉。而去年瀧澤君可是兩樣都來呢」
全員「真是太了不起了…」(屏息)
佐久間「其實我懷疑該不會有5、6個瀧澤君吧?」
深澤「啊、你也發現了嗎?事實上真的有哦、有6個。仔細看會發現每天痣的位置有微妙的不同(笑)」
佐久間「果然?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根本無法解釋他有多超人!但說實在、我們不發揮比瀧澤君多9倍的威力是不行的呢?」
岩本「正是如此。不能只是在這裡讚歎瀧澤君有多厲害,而是要讓前來觀劇的人們覺得"Snow Man所主演的『瀧澤歌舞伎』氣勢倍增"」
渡邊「的確正是這樣。新橋演舞場公演我們Snow Man9人終於到齊,所受到的注目會比南座多。ラウール也要加油哦!」
佐久間「這個舞台劇所流的汗量非比尋常,千萬要記得補充水份哦!」
ラウール「是!請不要因為我年紀小就寵我、請給我嚴厲的指導!因為我想要更快跟上大家的腳步!」
深澤「哦哦~、感受到你的幹勁了哦」
岩本「這部作品的粉絲、瀧澤君的粉絲、我們以及Jr.的粉絲、劇場的粉絲…各方人士前來觀賞的這部『瀧澤歌舞伎ZERO』。我們要好好握緊瀧澤君交過來的棒子,不要受傷、圓滿順利地完成所有公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onlove 的頭像
Shoonlove

~美寶的什錦碗糕~

Shoon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