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新貼,去年幫寶貝寫的生賀文~(噢嗚)
剛才整理文章(大家有沒有發現旁邊的幾個分類調整了?XD)
發現這兩篇只貼過論壇...現在搬回自家,看過的姐妹請無視吧(羞)
嘛...是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創作了..雖然也沒寫過幾篇XD
別想我會寫二千~~~(掩面奔)

 

 

翔央21歲生賀文一部曲

[陽翔] 不再

 

 

 

 

我後悔了。 

 

這念頭自那決定性的日子以來沒有一天不閃過我的腦海。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
我不會在沒做任何爭取前就選擇接受現實。

我一定能更早看清唯獨擁有你才能使我感到幸福。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

這次我一定要對你說:

 

「我喜歡你。

 

 

 

*** *** ***

 

 

 

視線再度落到手裡握著的盒子上,覺得自己從沒像此刻這麼緊張過。
這和正式演出前的緊張感完全不一樣…

 

 

 

「你一定沒問題的,沈住氣。嗯?」

溫潤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即使身處燈光昏暗的後台仍能看見你眼裡閃爍的光芒。

 

「嗯!」

對著你用力點了點頭,手中玩弄著麥克風的動作不自覺地緩了下來。
兩人相視而笑,眼裡只映出彼此。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個日子以來除了幾次在工作場合遇上以外,我們幾乎沒碰過面。

不是沒想過找你或打電話給你…

是我低估了自己喜歡你的這份心情,天真又自私地以為不見面就能淡淡忘去。

 

「彼此在自己的道路上好好努力,闖出各自的天地。」

 

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每當思念你時我就說一遍給自己聽。

我以為出道的身份和工作上得來的成就感可以取代一切,

而事實卻是,

身邊的工作夥伴不是夥伴…

工作上的成就感不是成就感…

 

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我所感受到的只有和工作量對等增加的空虛。 

 

 

 

 

再次捏了捏緊握在手心的小盒,瞄了一下腕錶,603分。

周日的清晨,街道上冷冷靜靜沒個人聲…

 

N遍問自己為什麼不打電話約你見面而選擇在你家門口站崗這種愚蠢至極的方式。

也許是潛意識覺得這樣才能讓坐立不安的情緒得到適當的舒緩吧。

 

少了事前的聯絡,連你究竟在不在家或今天出不出門都完全沒把握…

不,21歲的生日,說什麼也不可能整日不出家門一步的吧?

總之已經做好心裡準備,不過就是站多久的問題而已…

 

腦中忽然閃過"萬一被拍到的話怎麼辦?"的念頭,但隨即為自己的多慮感到好笑。

現在的媒體竉兒又不是我…或者應該說,我從來也不曾是過。

 

 

 

 

聽到大門門把轉動的聲音時,我以為自己的心跳聲大到會讓翔央發現我了。

 

沒人說第一個出門的就一定是翔央啊。

正想嘲笑自己的神經兮兮時,卻在下一秒因為看清那人是誰而瞬間石化…

 

太陽。 

 

 

我設想了千百種門打開時可能遇見的情況也沒想到第一個看到的人會是他。

因為太震驚使我不自覺地收回剛踏出的腳步,隱回路旁的陰暗中。

 

相較於兩年前稍顯壯碩的身材,頭髮既沒染色也不是以前看慣的用髮雕塑造過的樣子,瀏海稍長自然地垂放於兩頰旁,刷白的牛仔褲、白T搭深色格子棉質襯衫再套上黑色運動夾克,一般大學生的簡約打扮。倒是臉上的表情不再是記憶中笑起來露出兩隻兔牙的天然笑容,眼神裡有股從前未發現過的內歛氣質。

 

太陽…少了以前那股孩子氣的毛躁勁,變得穩重多了…

 

我看著太陽邊整理包包的背帶邊跨出大門。

隨後出來了第二個身影,是我渴望相見的那個人…

 

 

 

*** *** ***

 

 

 

太陽轉身面對著翔央。清晨冷冽的空氣讓只披了件薄衣、剛從溫暖室內走出來的可人兒輕顫了下肩膀,雙手插進上衣口袋,抬起頭對著眼前人露出一朵淺笑。

 

「那麼我先回去了。」看著那笑容有點依依不捨地說。

 

「嗯,路上小心。」

 

「…我看待會還是我過來接你吧。」帶點賴皮的語氣,往前貼上。

 

「接來送去的你不累嗎?」翔央輕叱了一聲隨即一笑,臉上盡是一片竉溺,「待會還是車站見吧你可別遲到!」紅唇微翹,「是你說要陪我一整天的哦!」嘟了嘟嘴微瞇起大眼…小貓式的威脅。

 

「不會的,」伸手環抱把眼前人整個納入懷中,「昨晚那只是開始…」太陽輕笑,「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右手大拇指輕撫過唇形豐滿的紅唇,「你知道我等這天等了有多久嗎?」

 

太陽用眼神描繪著翔央的眉眼,視線最後落在唇上。

提起雙手珍愛無比地捧起雙頰,輕輕印上一吻。

 

「生日快樂。」眼對眼,鼻碰鼻…0.1公分的距離。

 

「謝謝…」在戀人深情的注視下一抺紅暈染上翔央的面頰。水氣氤氳的大眼睛將視線從戀人的臉龐往下移開。

 

看著那睫羽輕搧眉眼盈盈的模樣,太陽再次吻上紅唇,吻得更細膩,更久、更長…

 

 

 

*** *** ***

 

 

 

我不太確定太陽是何時離開的。

兩人在門口話別的一幕給我太大太深的震撼,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踏出了陰暗處…直到那多次出現在夢裡的溫潤嗓音輕輕地喚了聲:「藪!?」

 

聽到叫喚聲我才突然回神,在那雙依舊清澈水靈的瞳仁裡看見自己的身影。

 

「好久不見!…你怎麼會在這裡?」

 

翔央的表情流露出看見舊識的驚喜…但沒有其他。

我感覺內心某部份正在被掏空中…狼狽…無措…我想逃離開這裡…

 

「嗯…真的好久不見了呢。」不太確定自己臉上現在是怎樣的表情,希望是我所試圖做到的微笑。

 

「生日快樂!翔央」…生日快樂,我愛你…

 

「哦?!謝謝~!」單純開心的微笑,天使一般。

 

「沒想到都這麼久了你還記得我的生日…」也許是忽然意識到我有可能看到剛才那一幕,翔央臉紅了紅,趕緊接著說:「別光站在這,進來坐坐?」

 

「不用了,我還有事…」我不知道自己再待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剛好要在這附近辦點事,想起今天你生日就來打聲招呼了。」既使在內心滴血的狀態下也能不冷不熱地說著謊話,這正是我的才能吧我想。

 

「是嗎?真可惜…」大眼睛露出失望的神情

 

「那就不耽誤你時間了,改天一起吃個飯吧?」

 

「嗯,」我把雙手插入外套口袋,再度捏緊左手心的小盒。我得拼命握緊拳頭才能忍住上前抓緊翔央雙肩搖晃問為什麼的衝動。為什麼是太陽?為什麼連機會也不給我?…

 

「…那麼再見了。」一陣冷風吹過,我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穩不顫抖…

 

「再見。」手指修長的右手提到胸前揮了揮,翔央微微抬起頭對我笑著,豐潤的嘴唇劃出美麗的弧度。

 

那眼角唇間流露出的淡淡幸福味道,對此時的我來說變成最大的嘲笑和折磨。沒等翔央是否還要說些什麼我轉頭就走,步伐大又堅定彷彿這輩子最重要的事就是這麼一直走下去…

 

 

 

我一次也沒回頭。

 

儘管如此腦海中的影像還是鮮明異常而揮之不去…

太陽像對待珍貴寶物一般捧著翔央的臉…沈醉在彼此眼中彷彿裡面有著自己所要的全世界…太陽貼上翔央的唇…那羽睫輕顫眉眼含羞的嫵媚…翔央的笑…彷彿花朵全然盛開一般嬌豔美麗的笑……那是屬於熱戀中人才有的神情!!

 

我用力甩了甩頭,腳下卻沒停過。對於目的地為何我完全沒心思去理!不這麼走下去我覺得自己會因胸腔爆裂而死去。從口袋抽出發抖的雙手將包包裡的墨鏡找出戴上,儘管這麼做只會讓早已潮濕的雙眼視線更加模糊不清…

 

腳步帶著我來到一座橋邊,我踏出行人步道踩上草地來到河邊,直到這時才放任自己哭出聲來。

 

「啊啊啊啊啊啊!!!」我一把摘掉墨鏡跪坐在晨露未散盡的青草地上,淚水終於決堤。

 

 

為什麼?…為什麼!!


抬頭望向藍天。

我只是要一個告白的機會…一個能重新抓回我幸福的希望而已…為什麼老天爺你連這樣的機會都不留給我?!

 

太遲了、一切都已經遲了。

 

到現在我才明白,早在選擇與現實妥協的那一年我就已經喪失追求幸福的權利…今後的我也許能擁有許多人欽羨的工作和名氣,卻從此失去我的心…

 

 

 

 

「叮鈴!叮鈴!」

 

穿橋而過的自行車發出清脆的鈴聲把我抽回現實世界,摸了摸臉頰上乾掉的淚痕我才意識到自己恍神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呼出一口長氣,我站起身來隨意拍了拍沾上碎草和泥土的長褲。從口袋掏出小盒,看了盒上精心打著的墨綠色蝴蝶結最後一眼,我猛地抬起左手使盡全力把它扔進河裡去。

 

蝴蝶結在接觸到水面的下一秒就被吞噬得一乾二淨…

 

 

再也用不著的東西,留著何用?… 

 

重新戴上墨鏡把雙手插回口袋,我轉身朝行人步道的方向跨步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oonlove 的頭像
Shoonlove

~美寶的什錦碗糕~

Shoon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